人力旅行者徐江军,想凭双脚绕地球一周

 新闻资讯     |      2019-03-13 08:47
“人力旅行”近年来在欧美国家非常流行。这是一种不借助任何机动力量的旅行方式。
徐江军的“人力旅行”计划是,人力旅行环绕地球一圈,行程总计40075公里。
他是中国飞盘公开赛冠军,也是一位疯狂的人力旅行探险者。他曾独自骑单车穿越3大洲16个国家,徒步穿越外高加索,越野轮滑穿越韩国,也曾驾独木舟征服被列为世界十大最危险的河流之一的密西西比河。更绝的是,他在极寒中徒步700公里穿越蓝色贝加尔湖冰面,能完成这个壮举而活着回来的,全世界目前为止只有七人。
2018年11月18日,他拍摄的纪录片《穿越贝加尔湖》在英国“肯道尔国际山地电影节”上展映后引起轰动,并获得“最佳探险精神奖”。
当飞盘冠军迷上人力旅行
“80后”徐江军是湖北云梦人,小时候自从读了《气球上的五星期》等纪实作品后,就对探险非常感兴趣。那时他常常想:为什么世界上的著名探险家都是外国人?他憧憬着自己有一天也能去到更远的地方,去看看世界的另一端。
2013年,徐江军在白俄罗斯从事对外汉语教学工作。在白俄罗斯首都明斯克街头,他偶遇了一位叫弗拉迪米尔的聋哑人,身边摆着一辆摩托车,贴满了世界各地的贴纸。没想到,这个70岁的老大爷竟然曾骑着摩托车环游世界,这让徐江军颇感震撼。
2017年3月,徐江军在贝加尔湖。徐江军 供图
徐江军正式开始环球旅行是在2014年辞掉工作之后。他骑着一辆山地车,单枪匹马用100天时间穿越了欧洲14个国家。出于好玩的是,他还是一名很厉害的飞盘运动员,一路还参加了21场飞盘比赛,获得____全国飞盘锦标赛冠军。
自从完成第一站“欧洲骑观”后,徐江军对人力旅行更加着迷。此后,他再也没有停下前进的脚步——从美国西海岸骑行到东海岸;徒步穿越整个外高加索,从里海走到黑海;越野轮滑穿越了韩国。
他在路上经历了很多的艰辛与磨难,但这些仅依靠人力的旅行经历却让他明白,其实每个人的能量都是无限大的。
徐江军的目标是,不借助任何机动力量,仅靠自己人力旅行环绕地球一圈,他把这个旅行项目叫做“人力环球40075”。
与国外孩子合影
他说,人力旅行近年来在欧美国家非常流行,这是一种不借助任何机动力量的旅行方式,这意味着告别汽车、飞机等现代交通工具,仅依靠自己的力量完成旅行,比如用徒步、骑车、轮滑、划船等方式。
到目前为止,徐江军已经用过骑行、徒步、越野轮滑、滑雪、滑冰、折叠单车、滑板车和独木舟等方式,在世界各地行走。他说:“这样的旅行可能是最省钱的一种,交通上不用花钱,吃饭是靠自己用户外炊具解决,住宿以自己搭帐篷为主,所以实际上的花费并不多。”
冰上穿越贝加尔湖
3年前,徐江军看到一张俄罗斯贝加尔湖冬季结冰的图片,一望无际的冰面和皑皑的白雪构成了奇幻的冰雪世界,他被这幅美景深深震撼,内心有了“一个巨大而疯狂的计划”:无后援从南到北在冰面上完成700公里徒步穿越贝加尔湖。
贝加尔湖作为世界上最古老、容量最大、最深的淡水湖,最深处达1680米。冬季天气极寒,全湖冰封。
2017年1月初,他离开武汉前往贝加尔湖时,送行的好友眼泪哗哗地往下流,其中一位很生气地说:“如果你是我弟弟,我肯定会拿绳子将你捆住!”
恐惧能最大程度地激发人的潜能。徐江军当然清楚此举的危险,但贝加尔湖外星球般的美丽让他____的,这里曾被契诃夫形容为“瑞士、顿河、芬兰”的巧妙结合,晶莹剔透的蓝冰、疯狂旋转的繁星、白雪皑皑的群山,这些都对他有着巨大吸引力。
冬季的贝加尔湖
1月18日抵达伊尔库茨克后,徐江军开始了持续40天的适应性训练,接着就跳进了零下19摄氏度的冰窟窿冰泳。
“贝加尔湖每月都有人死去,这里没有绝对安全的月份和地方。”出发前,当地已连下5天雪,最深的积雪达半米,传奇向导JACK这样警告徐江军。
冰刀没用了,他和俄罗斯同伴只能拉着70公斤重的物资徒步。雪越深,雪橇前进阻力越大,有时绑腰带的地方全是血迹,钻心地疼。
恐怖的是,贝加尔湖下面暗流涌动,有冰缝、碎冰区和薄冰。薄冰肉眼很难分辨,一旦落入冰水中,若五六秒内不能迅速爬出,就会冻死在里面。
行走在冰面上,脚下是纵横交错的冰缝裂纹,耳边传来冰下“咔嚓咔嚓”的开裂声。
在出发之后的第3天,冰裂缝便给了徐江军一个教训。他在准备烧水时,一不小心就踩破了薄冰跌进了冰洞中,幸好冰洞下面还有一块厚冰,才幸免于难。更倒霉的是,第8天,同伴Fyodor患上严重雪盲,决定退出。
前方是360公里的无人区,没有任何通讯信号,“我能一人走下来吗,能不能活着回来?”经过艰难的思想斗争,徐江军毅然决定继续向前走。
与欧洲“粉丝”在一起
冬天的贝加尔湖是除了南极以外最像南极的地方,寒冷无情却独具魅力。尤其风雪过后,乍现在天空中的绯红黎明,就像战斗的号角。
在喷薄而出的阳光中,透彻的蓝冰夹杂在白雪中,宛如一块块晶莹的蓝宝石,令人震撼的美一次次撞击着他的内心:“我感觉自己很幸运,能看到世界上仅7人能欣赏的美景,在最美的地方扎过营。”
在最低温度达到零下30摄氏度的极寒天气中,所有的动作都会变得缓慢,每次扎营、做饭或者拔营出发都会耗费至少3小时。
哪怕早上6点半起床,也要10点左右才能出发。如厕也变得很不方便,戴着手套都找不到裤子的拉链,只能速战速决。
最孤单时,徐江军会拿出家人的照片,在茫茫无人区,遥远的牵挂是心底唯一的支撑。
有时,他听见帐篷底下传来由远及近的冰裂声,咔嚓咔嚓,仿佛会把整个世界撕裂,那种巨大的恐惧每日每夜都在折磨着他。
在行程结束前的第3天,徐江军被前所未有的冰裂声吵醒,在空无一人的冰面上,就像是巨人的怒吼,他颤抖着告诉自己:我再也不想在这里待一分钟了!
2017年3月23日,经历步步惊心的700公里探险后,徐江军终于走出蓝色冰面,从北贝加尔斯克上岸,也算是____。那种感觉就像站在了世界之巅,有种发自内心的自豪感。至此,他有幸成为第一个徒步穿越贝加尔湖的中国人。
2018年11月15日至18日,一年一度的“肯道尔国际山地电影节”在英国肯道尔小镇举行,徐江军拍摄的纪录片《穿越贝加尔湖》在电影节上展映后,获得了“最佳探险精神奖”。
评审团的评语是:“连续23个日夜的独自穿越,一路上,他与镜头中的自我为伴。人力旅行既是对自身极限的挑战,也是对人与大自然和谐相处的曼妙解读。影片没有炫酷的画面,没有精致的起承转合,却用直抵人心的细腻情感感染了观众,同时呈现出贝加尔湖无人区的独特之美。”
中国人首漂密西西比河
2018年8月,徐江军又有了新的挑战目标——美国第一大河密西西比河,它被列为世界十大最危险的河流之一。强劲的水下暗流让不少人丧命于此,用无动力的独木舟从源头到入海口穿越整条河流,充满着许多不确定性和危险。
徐江军并不是划船高手,虽然对这条河做了许多非常细致的研究和准备工作,出发前还是担心自己能否全身而退。
密西西比河风光
这次和他一起划船探险的同伴是美国人Kenny Kurata。后者曾在51个国家跑过57次马拉松比赛,身体素质好,旅行经验非常丰富,且富有幽默感,曾在南极洲划过皮划艇。
这是一条总体来说非常原始的河流,不少地方徐江军和同伴划四五天才看到一个人。
一路上看到了20多种少见的野生动物,包括美国国鸟白头海雕、美国短嘴鳄、狼、熊和犰狳等。
当划船到路易斯安那时,他们看见了23只鳄鱼,它们喜欢在水中只露出头,远看如一块块漂在水中的木头。徐江军曾吓得晚上睡不着觉,总是担心它们到帐篷来咬自己一口。
河上亚洲鲤鱼泛滥,当他们靠近岸边滑行,经常有各种鲤鱼在船边猛地从水中跳出。
在伊利诺伊州的昆西附近划行时,一条半米长的白鲢鱼竟跳到了他们的独木舟上,被徐江军生擒!这下晚餐有了着落。
但也有划船的人曾被跳起的亚洲鲤鱼击中鼻梁导致骨折,所以后来他们就避开了有鲤鱼跳水的河段。
夜里,他们就在河岸边的沙滩和森林里露营。最令人头疼的是成群结队的蚊子,一天到晚任何时段都有“轰炸机群”,有时张口讲话或者吃东西时,蚊子就跑到了嘴里。那里的蚊子特别嗜血,隔着长袖T恤也能吸到人血。
69天的旅行,徐江军遇到7次暴风雨。每次都需要以最快速度上岸,避免发生不测。
终于,经过3767公里的漂流,2018年10月30日,徐江军结束了美国密西西比河的独木舟之旅,完成了中国人的首漂。他亲身感受了水流巨大的力量,明白了水流的复杂性和深不可测。
如今,他依旧对水怀有巨大的恐惧和敬畏之心。
目前,徐江军的足迹已经踏遍半个地球,覆盖四大洲的2.5万公里。他还打算会继续用这种让人不安同时也充满惊喜的方式旅行下去。今年,他打算去之前没有涉足的澳洲和南美洲探险,也计划像贝尔·格里尔斯那样去做野外生存探险,完全用自己捕猎的方式作为食物来源。人力环球的旅行计划仍在继续。
(本文原刊载于《山野》杂志2019年2月刊。现标题为编者所拟,有修改。)